一只熊猫四只腿

【超蝙】没有题目的小温馨

        第二人称注意!   


        想想吧,命运虽然没给你最好的一切但从未苛待过你。

        甚至有时候它待你很好。

        你记得第一次约会时自己像个从没谈过恋爱的男孩那样紧张,试着穿上自己最贵最体面的西装,并想方设法把卷毛弄地更服帖一点。

         但他就等在你公寓楼下,没有豪车,没有西装三件套,在黄昏中你能看见布鲁斯只穿了一件高领毛衣和一条休闲裤,当他看见你时稍微移下了伪装用的墨镜,露出那双美丽的深邃蓝眸。

        你突然想笑,伪装大师也有这么不合格的一次成绩,布鲁斯·韦恩那令媒体疯狂的身材样貌即便不在红毯上穿着西装也照样迷人,而他只凭一副墨镜和一个口罩就想掩饰自己的身份。

        但你知道自己不能说,不然布鲁斯总会反唇相讥,嘲笑只靠一副俗气的黑框眼镜就欺骗了全世界的你,而很显然的是你对此无话可说。

        所以你只是向他走过去,在那一刻所有的不安都烟消云散,因为你知道他熟知并接受你的所有,无需言说的默契正是你们开始重新思考彼此关系的推助,而幸运的是你们成功从友情跨向了爱情。

        “我把你订的餐厅座位取消了。”他开口说道“我不需要你带我去我见惯了的世界,克拉克,带我去你的世界。”

        你没问他怎么知道你在哪家餐厅订了座位的,蝙蝠侠知晓一切,不是吗?而你也同样知道他不需要去孤独堡垒,他已经去过太多次了。

        当大都会的夜晚降临时,你们在一家消费正好适合工薪阶层又味道棒极了的餐厅里听着舒缓的钢琴曲,你自豪地为他介绍大都会最好吃的苹果派,并不由分说地割下一块喂进他嘴里。

        你们的婚礼在堪萨斯举办,没有媒体,没有人尽皆知,只有家人和知晓你们身份的朋友。

        但结婚前夜的单身派对就不一样了,位于太空的瞭望塔是个完全隔绝媒体和政府并不担心会“扰民”的地方,恰好适合精力充沛的超级英雄们狂欢。

        这是巴里念叨了一个月才换来的,同时他也不得不答应了单身派对结束后的清扫工作。

        “5号说说自己的恋爱史。”哈尔拿着国王的牌得意洋洋地下达命令。

        你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牌,向身后沙发上的软垫倾斜了一下,露出一个“任凭发落”的苦笑,而哈尔看见是你中招后更变本加厉“要说清楚一点,蓝大个。”

        你无奈地摊了摊手掌“我?我以为之前几次国王游戏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想想…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可能!你就从来没说过你跟大蝙蝠怎么好上的。”哈尔撇撇嘴,拆穿道。

        你无辜地眨了眨眼“这我可不敢说了,毕竟…Batman is watching us.”

        围观的众人都安静了下来,给哈尔投去同情的目光。

        下一局国王是戴安娜,美丽的亚马逊公主在扫视众人后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微笑“2号,去隔壁把蝙蝠侠拉过来和我们一起玩。”

        “不——”巴里绝望地趴在了沙发上“我能拒绝吗?或者换人?”

        戴安娜摇晃着红酒里的冰块“可以,只要有人愿意帮你的话。”

        很好,你觉得现在自己这六英尺多的身高就算在角落里蜷成一团他们也看得见你了,巴里向你投来可怜兮兮的目光,而你发现自己并没有见死不救的理由。

        感谢超级视力,还在门口时你就看见了屏幕右下方的小页面,那是你们婚礼的规划,你为此感到惊讶,布鲁斯向来都把工作排在第一位,你甚至不想去数因为工作他错过了多少个新年夜。

        他很快关掉了那个小页面,大概是你踏在地面上的声音被他捕捉到了,现在屏幕上只有瞭望塔的实时监控了。

        布鲁斯转了过来,平静地看着你“告诉戴安娜,我不会参与你们的小游戏的。”

        “说得像你哪次参与过一样。”你盯着布鲁斯,并无意识地双脚离地飘在空中“你有没有考虑过…白色领带?我觉得那挺适合你的,当然你穿什么都挺好看的。”

        布鲁斯皱起了眉“下来,不要乱飘。还有,如果你能用用自己的超级大脑的话你会想起来我明天穿黑西装。”

        你装出了思考的模样“很可惜,那我用白领带好了。”

        他就那么看着你,像是你们刚刚出完一个任务而你因为不听指挥搞砸了一切一样,你有点理解为什么尽管联盟中大部分人都既尊敬又害怕他了。

        但是你让自己的双眼里带上了笑意,同样坚定而温柔地看了过去“那么现在,我能领自己的丈夫出去休息一下吗?”

        就连戴安娜都在你和布鲁斯出来时惊讶了一小会。

        你们重新坐在沙发上围成了一圈,而你在其他人的提醒下意识到了你身上多了一些轻飘飘的重量——布鲁斯躺在你大腿上,人类的体重都对你而言轻得不可思议,但当他小声地说“现在,我能在自己的丈夫腿上躺着休息下吗?”时,你仍然不自觉地绷紧了自己的身体,就好像那是你能承受的全部重量,却又在意识到自己绷紧后的肌肉可能会让布鲁斯感到不舒服后放松了下来。

        那当然不是你能承受的全部重量,事实上,那是你心甘情愿承受的幸福。

         布鲁斯在人类中算是长寿的,在五十岁检查出心脏病后他仍然过了几年才完全放手让达米安接任蝙蝠侠,你为此忧心过数次,但每次都在爱人坚毅固执的蓝眸中败下阵来,任由布鲁斯在“实习”期间对达米安的跟踪“考核”。

        他度过了八十九个年头,在他第八十九个生日那天——你还记得,你阻止了一场火山爆发后匆匆赶回去,尽管只用了你几分钟的时间,但自布鲁斯的生命开始打上倒计时后你就抓紧了一切救人、出任务以外的时间陪他。

        他不喜欢你那么做,总是皱起眉,用那双固执的眼睛看着你,他说话有些困难,但仍然一字一句地对你说清楚“我不需要,克拉克…人们需要希望。”

        人们需要希望,当然,你全身心地深爱着人类,这种爱和你对布鲁斯的爱比起来不分主次,只是你能陪他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太少了。

        你做了布鲁斯曾经最爱吃的小甜饼,他只能喝流食有一段时间了,可是迪克他们会回来,而且布鲁斯也很愿意看到难得的家庭聚餐能有属于这个家旧日的东西。

        你知道自己永远比不上阿尔弗雷德的厨艺,但晚餐时不管是布鲁斯还是迪克他们都相当满意,就好像这桌饭菜真的是阿尔弗雷德做的,那位历经三代韦恩的老人给这个家族留下不可磨灭的回忆,杰森从提姆盘子里抢走了最后一块小甜饼,布鲁斯责备地看了他一眼。

        在那四个孩子都走了之后,你去浴室放了一些温水给布鲁斯擦身子,你流连过那些或深或浅的伤疤,他的身体上早已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那么多年过去你还能清楚辨认出哪些是刀伤、烧伤、枪伤或是其它的伤口。

        “克拉克…”他费力地喊道,你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他苍白的嘴唇一张一合“后面草地,清扫一下。”

        “明天。”你起身,在他唇上轻轻地落下一吻“明天我去,你想在旁边看着吗?现在是春天,可以去看看的。”

        两周后,他死在了你打理得漂亮的草地上,而你依旧没能感受到肩头徒增的重量——太轻了,人的重量太轻了,生命却昂贵地催你落泪。